亡国的十字军 # 维克特片段

    “西费尔,这边!”

    那个金发的男人站在钟楼下面向我招手,轮廓分明的脸上笼罩着透过树叶照射下来的柔和阳光,这使他的金发更加耀眼。不过,我可没有心情来欣赏这美景。

    我得拖住他,直到狄亚娜和塞西莉娅安全地离开这座城。

    “是卡莱纳伯爵,副将。”我极不情愿地纠正他的错误,如果可以的话,我实在不愿和他待在一块哪怕一秒钟。

    他快步走到我面前,像绅士一样做出“请”的动作。这个男人换下军队的制服,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甚至没有搭配一件合适的外套,透过单薄的衣料可以轻易瞧见里面小麦色的肌肤和健美肌肉的影子——上帝一定是给了他错误的灵魂,要不就是在制造这具躯体时出了什么差错,一个如此俊美的人竟然会拿起刀剑成为国家最污秽不堪的阴暗面。

    “伯爵大人还是一样的无趣啊,”副将摇摇头, 故意做出滑稽的样子。

    “毕竟我没有您这么有情趣。”

    海因罗纳副将稍稍皱起了眉头,似乎在对我说话的语气感到不满。但这毕竟是不可避免的,难道有人会愿意对一只掏走自己心肺

    “”实在补不上了以后再说

    “这座钟楼比王都里的那座要修得更漂亮一些,圣利奥纳确实是个让人不愿离开的地方。你说对吗,伯爵大人?”

    我已经能够从他的话里听到尖锐到足够刺穿皮肤的嘲弄了,这个不知道掩饰情绪的疯子,他将所有自己以外的人都看作是不值一提的傻子吗?

    不过,你最好永远待在这里,虽然我极不愿让一只狂吠的病犬留在城里,但将一只病犬关起来总比放任它出去咬人要好一万倍。当然,我更希望这只病犬能看着这里的夕阳陷入永眠——如果我能做得到的话。

    我看了看手表,时针刚刚从8的位置踱过。

    “恐怕还不行,海因罗纳副将。钟楼的开放时间在9点钟,现在我们还是先去别的地方转转。”

    我微微抬起头看着这个比我高十几公分的金发男人,露出自认为得体的微笑:“至于您说的后一点,那是当然的。”

    而他只是又看了贝斯本钟楼一眼,对我露出了十分遗憾的表情。

    贝斯本钟楼,噢,贝斯本钟楼!

    这座仿佛神明亲手打造的钟楼位于圣利奥纳最中央的位置,向天空伸出的手几乎碰到可以云彩。钟楼是圣利奥纳最尽职的哨兵,日光灼人,夜半星疏,只有这位贝斯本先生陪着城门的士兵一起看着通向这座城镇的各条路,监视隐隐森林里潜伏着的捕猎者的影子。当然了,如果阿洛伊斯的马车要离开圣利奥纳,贝斯本先生不会介意做一个见证人——“恰巧”出现在那里的副将更加不会介意。

    如果我将海因罗纳副将提出去钟楼看一看的友好要求当作是好奇心的驱使,那么藏在风后面的智慧之神怕是会羞得涨红脸,阿洛伊斯该会用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来谴责我了。狄亚娜,天,狄亚娜会用什么来惩罚我呢,一只绝望到死亡的心脏吗?

    我看着身边的金发男人,打了一个冷颤,感觉浑身发冷。

    我该感叹副将像猎鹰一样敏锐的洞察力吗,还是该为自己遇到这样可怕的对手而感到不幸呢?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和查理斯在城外打猎的场景:我们看着一只鹰从几乎看不到的高空俯冲下来,轻而易举地捕捉到我看中的猎物——一只尚未睁开眼睛的狐狸仔兽。

    看来,副将也偏爱从高空向下俯瞰的感觉,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从我的枪杆前,而是试图从我的盾牌之后捕捉猎物。

    

    

  


评论
热度(1)